返回【职体快线】最熟悉的陌生人

2017-11-15

之所以会选择教师这个岗位去职业体验,一是本身就对其有所憧憬,二是出于好奇,对于我们身边时时刻刻会接触到的这群人,他们的日常工作究竟是什么样的?而事实上,也如我所愿,我看到了一些与我们平素印象截然不同的真相。

在那里的头两天,我帮助语文老师批改初二年级同学的作文。作为一个“过来人”,看着他们的作文,还是感觉无法理解,其中出现了一系列的问题,譬如:表达过于口语化,详略不当,毫无立意等等。我不禁开始思考,那个时候我觉得沾沾自喜的所谓“得意之作”是否在现在的我看来,也是那么幼稚可笑?而我已不敢回首。

我开始体会到,为什么当时我们的语文老师一遍又一遍地强调着,不要再去写那些老套的题材。当你站在批卷老师的角度,批到的作文里,一半在写耐力跑,那是种发自内心的无力感,就和所有写耐力跑同学提到的——第三第四圈时的心有余而力不足一样。你的责任感告诉你,你要认真对待每一篇作文,仔细看他们的语言、结构,但是提起笔又完全没有心力继续读下去。我不敢想象语文老师一直面对着这样质量的作文,还要不厌其烦地给他们讲解,就算他们下次屡教不改,老师还是得一次又一次重复着同样的叮嘱。在和语文老师交谈的过程中,我更加深刻地体会到了她的无奈,她知道让同学们写好作文的所有技巧、所有方法,如何去审题、构架、组织、总结、升华,如何去通过阅读提高自己的文学素养等等,她一遍遍地讲,但是同学们下次还是按照自己的心意,该怎么写就如何写。老师的“一把辛酸泪”只换来他们的“满纸荒唐言”。

去职体的这段时间,正值他们期中考试。当他们考试时,老师们就在办公室里做卷子——和考场里的每个学生一样。我听到老师对于试卷出题太难,不符合考纲要求等等的各种抱怨,还有老师做完试卷就感慨一句:“这么难的题,我们班的那些小笨蛋怎么能做出来的啊”。他们在批评、谴责这样不负责任的出卷行为,但他们也无可奈何,这些在学生眼中无所不能的人,也有着最无能为力、最焦虑担忧的时刻,他们会反思是否是平时这类难题讲的还不够,会进一步改进自己以后的讲课。他们努力地做着学生眼中最完美的老师,努力让每一个学生自信地走出考场。

但他们换来的是什么?当考完那一门,学生从考场蜂拥而出,经过办公室时嘴里念叨的都是“老师都没讲过这类题,还让我们考这种题?”,甚至还故意提高音量,让办公室的所有人听得一清二楚,诸如此类的更多我们学生所抱怨的内容,我想我不写大家也都可意会一二。办公室里一片静寂,只有纸页刷刷翻过的细微声响。

我们的的确确每天都在和老师打着交道,但我们是否真的了解我们最熟悉的这群人?我们是否能看到他们每日工作的艰辛?是否能明白、体谅他们为我们着想的一片苦心?其实,老师始终是和我们学生站在同一条线上的,我们是会产生共鸣的,但他们的职业与身份,或许使他们无法将这份同理心宣之于口。而我们之间十几、二十几年的人生阅历差距,也注定了我们无法完全体会、体谅他们的同理心。自以为的理解实际有可能才是最大的误解。

我们青春中最美好的三年四年,与他们人生中的那么一段时间是一个交集。在这个时间段里,我们彼此遇见、互相改变,我们成长为更好的人,他们就目送着我们远行,甚至不期许会有下一次的邂逅。我们所谓最熟悉的人,其实不过是几年后分离,再难聚首的陌生人。

感谢这次职体课程,让我真正去看到老师不为人所知的心酸和难处。希望我与他们不至于“人生不相见,动如参与商”。


体验单位:上海是南汇第一中学

撰稿:王怡雯



地址:浦东崮山路517号 、385号(北校区) 
电话 / 传真:021-58851542 / 021-38821698 
邮编:200135 邮箱:jpzxxzyx2016@163.com
版权所有:上海市建平中学


沪ICP备10019915号-26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100283号
share

<h1>建平中学</h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