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学生投稿】自由与制度——观《死亡诗社》有感

2017-11-13


据《人类简史》所说,智人自从在大约7万到3三万年前经历了一次认知革命后,就开始具有了讨论虚构事物的能力。智人可以通过语言集结起大量的同族人一起争取某些目标,在弱肉强食的环境中得以生存。为了更好地维护一个体,制度也就自然而然地产生了。

随着人类文明上万年的发展、政治制度的不断变革与更新,人类对于自由与制度的思考似乎就没有停止过。由于其间似乎存在着一些必然的矛盾,如何寻找一个平衡点就显得尤其重要了。

     《死亡诗社》这部电影以校园生活入手,所展现的恰恰就是自由与制度之间的矛盾。威尔顿预科学院一向都是以传统、守旧的方法来培养学生,而且的确达到了相当不错的效果。从电影开始时开学典礼上校长的致辞当中就可以了解到,该校为常青藤大学输送了大量的人才。这一细节证明了其实该校的教学管理是有一定的科学性和合理性的。

但这样的一种看似完善的教育体制却受到了自由主义教师基丁的挑战,而且在他那鼓励独立思考、释放天性的教育方式下,学校原本教育体制就更显得古板而难以忍受了。于是受到感染的学生开始重建“死亡诗社”,在充满了诗歌的氛围当中寻找美丽、浪漫与爱情。由此可见,学生们在剧中不惜代价的对自由与浪漫追求与长期以来在精神与行为上收到的过度约束有着必然的联系。这就像当年中国的农民愿意冒着风险与毛泽东一起闹革命、欧洲的工人阶级在马克思主义的影响下起身反抗一样,都是过度压抑导致的结果。



但是在任何情况下,想以一人之力去反抗一个完整的制度,甚至是挑战一个主流的价值观都难免会以失败告终,而基丁过于前卫的教育理念也注定会成为人们针对的对象。某种意义上来说,基丁的结局其实从一开始就定下来了,因为无论是当时还是现在,绝大多数的管理者都一定会希望定下来的规矩落实得越到位越好,因为这是一个机构能持续和稳定发展的重要根基。

但如果自由与制度之间的天平过度倾斜,就会引发不必要的悲剧。尼尔的父亲对尼尔过度的限制与压迫使尼尔不得通过自杀寻求解脱;威尔顿预科学院对自身教育制度的过分“呵护”也让学校变得死气沉沉。而整个影片的最大魅力也正是在一个个细节当中淋漓尽致地展现了自由与制度的冲突。最终,制度总是在形式上占了上风,但自由却拯救了一个个压抑的灵魂。

作为个人而言,我们都一定向往那种极致的自由,但是这种理想是否能够实现,可能永远都是个谜。对于自由与制度的权衡,从古至今就没有过停息,人类也可能将在反思和试错中,沿着这条摇摆不定的路一直走下去。


文/高二八班 赵梓屹

(文章为原创,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地址:浦东崮山路517号 、385号(北校区) 
电话 / 传真:021-58851542 / 021-38821698 
邮编:200135 邮箱:jpzxxzyx2016@163.com
版权所有:上海市建平中学


沪ICP备10019915号-26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100283号
share

<h1>建平中学</h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