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学生投稿】聆听死亡的声音——《死亡诗社》观后感

2017-11-13

“即使明天早上

      枪口和血淋林的太阳

      让我交出青春,自由,和笔

      我也决不会交出这个夜晚,

      我决不会交出你。”



我想把北岛口中的“你”,比喻成基丁老师口中的诗,是一些值得我们为之奋不顾身的东西。

在威尔顿预备学院,这所以其优秀的升学率和严谨古板的校风著称的高中里,当所有人都习惯,并被不自觉地囚禁于这样三点一线的生活时,基丁老师的出现无疑是在平静水面中投下的一颗石子,荡起了层层涟漪。他带领男生们在绿茵场上宣读自己的理想;鼓励学生站在课桌上,用新的视角俯瞰世界。他支持他们成立死亡诗社,甚至不惜违反门禁,在山洞里击节而歌!他说,诗歌本身就是超越现实的存在,“我们读诗,写诗,不是因为它们好玩,而是因为我们是人类的一份子,而人类是充满激情的。”在历史的长河,在共颤的心灵,只要人类还没有灭亡,就不该忘记我们还有诗。这才是我们活着的意义,疯狂的时光,不都是为了这感性的意义。

诗只是我们追求浪漫、自由的一种载体,跳出诗歌之外,这部电影想要传达的,到底又是什么?

可能在结尾令人感到稍许遗憾的是,基丁老师的教育还是走到了终点。尼尔死了。他的父亲,望子成龙心切,早已为他安排好了另一条路,他知道自己无法改变,他的毕生所爱不可能得到实现,所以他选择了开枪自杀。学校将责任归咎于鼓励学生张扬个性的基丁老师,把他也给逼走了。所以是否任何超脱的现实,都会砰然落地?

不。尼尔在举枪前,想的是“我演的很好,我真的演的很好”,“朝闻道,夕死可矣。”他追求过了,他努力过了,他对自己不甘的生活说出过“不”,那就够了。

有人会说我们是缺少信仰和激情的,迷茫的一代。从小到大,考个优异的成绩,找一份体面的工作,娶妻生子,再将这样的生活延续给自己的孩子……我们不太关心“生活的意义到底是什么”这样的问题,好像把它留给那些哲学家就够了。但《死亡诗社》告诉我们,不,这还远远不够呢。

如果一个人年轻时不浪漫,没有这种冲劲,没有理想,而只是想着如何去适应这个世界,如同田鼠和蝼蚁一样的人生,是何等的绝望?在电影的一开始引用的那句诗这么写道“I want you to find your own walk right now. ”找到自己的路,找到自己的步伐、步调,任何方向,任何东西都行,不管是自负也好,愚蠢也好,什么都行。如果你偶然看到这句话,是否也会开始思考你自己的人生?如果你对它有所不满,又是否会像老师号召的那样,站到桌子上,换个角度再去试一试?

有时候我们很喜欢一个故事,是因为在它里面看到了自己的影子。在我们的身边,一转身,其实就会看到少数像基丁老师那样的人。他们的命运或许不一,有的人被排斥,有的人被同化,有的人过的甚至比其他人更成功一些,但结果的不同,并不代表我们可以忽略其中挣扎,涅磐的过程。

我们必须努力寻找自己的声音。你越迟开始寻找,找到的可能性就越小。梭罗说,大多数人都生活在平静的绝望中。别陷入这种境地,冲出来,摒弃掉那些自以为的成熟带来的冷漠。在你骨子里流淌的,正在蓬勃发展的爱和自由的星星之火,终有一天可以燎原。我们会被太多的规则束缚,爱,未必会赢,但不能因为这样的不确定性,我们就成了随波逐流的小丑。什么是自由的思想,什么是我们真正想要的东西,这才是我们真正值得思考的。

《麦田的守望者》中有这样一句话:当年轻时,可以为崇高的理想而选择光荣的死。死亡诗社,向死而生。只有死亡,可以阻止追求勇气和自由的决心。


撰稿人:胡可儿

指导老师:吴云洁

文章为原创,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地址:浦东崮山路517号 、385号(北校区) 
电话 / 传真:021-58851542 / 021-38821698 
邮编:200135 邮箱:jpzxxzyx2016@163.com
版权所有:上海市建平中学


沪ICP备10019915号-26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100283号
share

<h1>建平中学</h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