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学生投稿】从"精灵之死”谈起——《死亡诗社》观后感

2017-11-10


雪还未化,堆在树梢和窗沿,一位夏日精灵诞生在那里。

《死亡诗社》的前三分之二,都可以称得上是最具浪漫主义色彩的喜剧。故事发生在以“传统和纪律”为第一要务的“地狱学校”,在基廷老师的带动下,刚刚入校的学生们看到了不一样的课堂,看到了他们的年轻和无限可能。耳濡目染下,他们不再死板地墨守成规,而是释放属于年轻时代的活力与激情!他们开始有勇气展示个性,有勇气追求爱情,有激情热爱诗歌,有激情追求自由,寻找自己所喜爱的事物并付出不懈努力去对之追逐。在这种充满活力与激情的片段里,“死亡诗社”正如它的另外一个名字“春风化雨”,代表着一种诗意的态度,明快而欢喜,像最美的春光一般温馨。

那个方才诞生的夏夜的精灵,他走过落日殷红,又太快抵达夜色寒凉。没有丝毫的宽恕和恩情:夜已来临。没有黎明。黎明仍在远方,远方除了遥远一无所有。时日漫长,方向中断。他摘下他的树环。放在窗台,和夜色一起。

“传统、荣誉、纪律、优秀”,这是威尔顿大学的校训。在这四个词占据统治地位的校园里,过度的喜剧注定在阻碍面前流露出一丝悲剧。热爱表演的尼尔从来不敢违抗父亲的意愿,在基廷老师的教导下,他开始敢于追逐自己所爱,也敢于向父亲表达自己的想法。当尼尔站上舞台的那一刻,从他的眼里迸发出来的光彩,什么也挡不住。但当父亲出现在剧场里时,那阵光闪烁了,犹豫了,淡去了。

哪有什么人掌灯?哪有马车奔向远方。可有一把火,像火山强劲喷出的,不计后果。像梵高的火,把星空烧成粗糙的河流,把土地烧得旋转。火流淌在血管里,野蛮而悲伤地烧。那么做完最后一个梦,就开始点这把火吧,烧吧,代替天上的老爷子,洗净生命。你再不需要那树环。

倡导自由追逐的“死亡诗社”,因为一个追逐梦想的个体之死,导致一个团体静默之死。但在影片最后,当学生们站在桌子上喊“o,captain,my captain!”时用一种无声胜有声的方式表达了一种力量,还在于她带给了观众一份难以抗拒的戏剧高潮。

有个词叫向死而生。极端了些,却不无道理。三教九流早已没了,那我们的前途,究竟是钱途,还是钳途。战场向来血流成河,更何况是自由与理想的战场。但死亡不该作为贬义词存在,死亡就一定是终结吗?不是。我们不愿面对死亡,逃避它,于是我们否定它。但它何尝不可作为另一种开端?一个人的肉体在千千万万的肉体中平庸而微不足道,当肉体受尽束缚无路可退,如尼尔——他以死亡为媒介,扣动扳机,将思想狠狠敲进灵魂。于是成就了肉体之上的精神巨人,热情而蛮横的巨人。

死亡不是终结,却不意味着人人都以死为荣,因为它毕竟是生命的逝去。我们知道自由和理想的可贵,所以我们要反抗。反抗需要坚定正确的理由,这是目的。反抗也同样需要武器,需要方法,以此减少两败俱伤,以此给对方一个机会,给自己一个机会。以此而不蛮横。

“seize the day”在那里喊:及时行乐!时间、空间都是有限的,所以不要辜负。不要辜负你的所有热情,不要辜负远方,即使它艰难漫长,不要辜负亲情友情和爱情,不要辜负每一个漫长漆黑的长夜和兵荒马乱的清晨。

撰稿人:高二(9)班   王路淇

文章为原创,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地址:浦东崮山路517号 、385号(北校区) 
电话 / 传真:021-58851542 / 021-38821698 
邮编:200135 邮箱:jpzxxzyx2016@163.com
版权所有:上海市建平中学


沪ICP备10019915号-26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100283号
share

<h1>建平中学</h1>